喀布爾飛航管制混亂 飛行員:起飛風險自負

喀布爾飛航管制混亂 飛行員:起飛風險自負

试着向不良少女告白

阿富汗首都機場不僅幾乎沒有航空交管和燃料補給,而且起飛「風險自負」。(圖/美聯社)

Netflix真人《航海王》索隆佩刀「和道ㄑ文字」穿幫 網揭劇組用心之處

一位剛從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機場飛返的捷克軍方飛行員今天接受法新社訪問,描述阿富汗首都機場的艱難情況,不僅幾乎沒有航空交管和燃料補給,而且起飛「風險自負」。

華航去年每股賺1.13元

化名「M-M少校」的軍方飛行員在捷克國防部官網上公佈他的說法,他18日從喀布爾(Kabul)載運62人返回布拉格(Prague)。

20年前從軍的這位飛行員說:「我也執行過幾次非傳統飛行,但這次任務非常艱鉅,而且該死的長久。」

他飛行的空中巴士載運捷克士兵、阿富汗口譯及其眷屬,以及應鄰國斯洛伐克(Slovakia)請求載回的4名阿富汗人。

16日到18日期間,捷克軍方動用3架班機,載運195 人從喀布爾飛返布拉格。

捷克總理巴比斯(Andrej Babis)今天告訴記者,第3架班機也會是最後一班。

經由亞塞拜然首都巴庫(Baku)飛往喀布爾的這名少校,在阿富汗領空必須在沒有飛航管制的情況下飛行。

他說:「我們在空中和陸地上都必須依序保持距離,一架接着一架。我們會搜尋頻率彼此溝通。我們不能期待能在喀布爾加油,所以必須在巴庫加滿油。」

uu 小說

他的空中巴士在喀布爾機場停留了4個半小時。儘管條件艱困,但這位空中巴士機長表示,機場雖然陷入混亂,但起飛還算井然有序。

性丑闻+冒犯齐祖 法足协主席辞职!德尚新合同也悬了

他說,「我們小心翼翼地排隊滑行和起飛。我就像其他人一樣,緊盯着空中防撞系統(TCAS)」。

他補充表示:「我們可以在TCAS螢幕上看到彼此間距離,而那也是除了機組員間直接溝通以外,我們的主要溝通方式。」

他指出,喀布爾的臨時飛航管制系統幾乎聽不清楚,而且每次管制人員都會在每個訊息後面,加上「風險自負」。

赵乐际访摩洛哥 赞摩方恪守一个中原则

這位飛行員說:「我們不覺得危險,但由於喀布爾的情況,情勢真的很艱困。這是很不一樣的經驗。」

越界捕捞撞毁巡防艇赔650万 陆船长获轻判